「總裁。」沐以楠還有些回不過神,呆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開門,走進孤兒院。

  「恩。」魏晨看著發愣的沐以楠點了點頭。「我來幫方怡買蛋糕。」

  「方怡姐?」以楠聽到方怡的名字有些驚訝,原來是來幫方怡姐買蛋糕的阿。心裡覺得有些悶悶的。「所以方怡姐不能來了嗎?」

  「恩,他最近有一個新企劃案,」魏晨講的一點心虛都沒有,「現在在加班,他說你們的餅乾很好吃,這次新出的蛋糕他說一定要吃。」

  「恩。」沐以楠低下頭,聽到魏晨的話,心裡越來越不舒服。「所以你幫他來排隊嗎?」小聲呢喃著。

  「什麼?」簡愛琴站在以楠旁邊聽到些微的呢喃聲以為自己聽錯了。

  「呃...沒什麼啦哈哈。」沐以楠笑著。氣氛頓時有些僵,「那...那個總裁,你...你先坐一下,我進去把還沒拿完的蛋糕和餅乾拿出來。」沐以楠指了指通往廚房的走廊。

  「恩。」魏晨看著沐以楠轉身向廚房跑去。眼睛微微瞇起,「妳沒事做嗎?」

  「阿?」簡愛琴有些反應不過來,「什麼事?」簡愛琴感覺到總裁周圍的空氣變的越來越冷「阿!我...我要去買...買東西。」說完就衝了出去,邊跑還不忘向走廊大喊,「以楠我出去買東西了阿!」

  「咦?」沐以楠從走廊把頭探了出來,「小愛姊說要去哪裡?」沐以楠轉頭看了看魏晨

  「不知道。」魏晨聳了聳肩,感覺好像簡愛琴出門與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喔...」沐以楠看了看門口,思考了一下又把頭縮回去跑回廚房繼續自己的工作了。

  魏晨看著跑來跑去的背影,沉思了一下,要是頭上再加兩隻耳朵,後面再加一條毛茸茸的尾巴,那應該會...恩...非常可愛。對於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魏晨有一些嚇到。不過,要是能這樣做或許也不錯呢。魏晨瞇起眼睛看著沐以楠離去的方向,抬腳向廚房走去,走廊不長,不到一分鐘魏晨就看到忙碌的背影,黑色的頭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烏黑亮麗,一盤一盤烤的金黃色的餅乾排列整齊的放在桌上,香味溢滿整個是室內,餅乾依舊冒著熱氣,看的出來才剛剛出爐。「這全部都是你做的?」魏晨有些訝異地看著上百片的餅乾。

  匡噹!夾子從手中掉落。沐以楠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他完全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在。不過這聲音...有那麼一點點耳熟,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但他不是應該在外面嗎?

  看著明顯陷入沉思的少年,魏晨有些哭笑不得,難道連一聲叫聲都會讓他陷入思考嗎?彎下腰幫他撿起掉在地上的夾子,「沐以楠?」

  「啊!總裁!」沐以楠一回過神就看到魏晨的含笑的看著他,又犯蠢了,臉微微的紅了起來,「總裁?您...您怎麼會進來?」

  「我不能進來嗎?」魏晨笑著問。看著他慌亂的樣子會更令人想欺負呢。

  「不是不是!您...不是應該在外面的嗎?啊!我是說,外面比較不熱,您要不要出去?我沒有趕你的意思!」沐以楠慌了手腳,有些不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看著魏晨勾起邪魅的弧度,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你不用這麼緊張,」魏晨笑了出來,「需要幫忙嗎?」

  「那...那個...可以請您幫我拿一下蛋糕嗎?」沐以楠指了指冰箱,「裡面應該有...恩...3個吧?可以幫我拿一個出去放著嗎?放到那個冰箱裡。」

  「可以。」魏晨打開冰箱,裡面放著藍莓、草莓以及巧克力蛋糕,隨手拿了一個,端詳了幾秒鐘,的確蠻漂亮的,「還有什麼要拿的嗎?」魏晨抬頭看著沐以楠。

  「我想慢慢拿比較保險,因為我只做了十個呢。」沐以楠低著頭將冷卻的餅乾夾入包裝袋中。10個一袋,10個一袋,嘴巴輕輕念著。

  「不接受預訂?」魏晨看了旁邊的餅乾。

  「恩,因為哥說要吃的就要自己排隊才行的。」沐以楠邊夾餅乾邊說,「因為不是無限量供應也不是每天都有開的烘焙房,所以應該也不會有人要預訂吧?」

  「不一定。」

  「什麼?」沐以楠一時沒聽清楚,疑惑地抬起頭看著魏晨。

  「你沒有開放預訂,」魏晨拿著蛋糕走向沐以楠,「你當然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想要預定。而且你沒開放過你怎麼會知道。」

  「那個...」沐以楠有些忐忑地說著,兩隻手不安的交握著,「因為我也不曉得要怎麼去處理,所以...所以,這樣會讓你們不方便的話,我會努力改進的。」

  「我沒有訓斥你的意思。」魏晨看了他一下,就準備往外面走去。「你今天可以問問大家意見,剛好也可以收集這次蛋糕的反應度。而且...」話還沒講完,外面就傳來了簡愛琴宏亮的聲音。

  「以楠!我回來了!」 簡愛琴推開了門,「我發現總裁的車子還在耶!他還沒...」走嗎?看到魏晨從走廊出現,簡愛琴沒講完的話硬生生的噎在喉嚨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