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進來。」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隔著門板響起,溫潤的聲音此刻在以楠耳邊卻透著冰涼。

「真的不用緊張。」程岩看著他失笑道,扭開把手推開了們側身讓以楠進去。

「程岩你先出去。」

「是。」雖然疑惑,卻還是服從老闆的命令退了出去。
此刻的以楠,正呆愣愣地望著總裁背後那片大落地窗,從玻璃望出去的是高達20樓的風景,有著懼高症的以楠不禁皺眉微微發抖。窗外透著早晨的微光,金黃色的光束藉著半掩的窗簾灑進室內,為微涼的室內增添一股暖意,高樓林立的城市,在此刻顯得不那麼忙碌了,可是這些在以楠的眼裡卻都變了調,小時候的心理陰霾在此刻湧上心頭,腦中一陣陣暈眩,胃裡翻騰著。坐在辦公桌後面的魏晨發現不對勁,起身走向前攬住了快暈倒的少年,攔腰抱起,放到一旁的沙發上後,起身將窗簾拉上,開了室內的燈。

「好點了嗎?」過了一會兒,看到慢慢清醒的人兒,出聲問了問。要是認識他的人,看到他現在這副樣子肯定會驚嚇到送醫院,人稱移動冰山的魏大總裁竟然有那麼溫柔的一面,要人不驚嚇也有點困難度。倒了杯水走到以楠旁邊,輕輕把他扶起,讓他靠在自己身上,慢慢的喝著。

「..恩..謝謝。」喝完了一杯水以楠也覺得自己思緒漸漸清楚,但依然不敢回頭,怕一回頭,又是那高樓景象,以為心裡的恐懼早已隨著長大慢慢消失,原來沒有消失,只是暫時遺忘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有懼高症。」看著依舊微微顫抖的人兒,心裡劃過一絲心疼。

「那個...是我自己..」聽著耳邊那充滿磁性的聲音,溫熱的氣息俯過耳邊,讓沐以楠不禁紅了紅臉頰,這才想起他身邊的人是總裁大人,嚇得他趕緊站起來,卻沒想到自己身體還未完全恢復,一陣頭暈襲來,又跌回沙發。

「別逞強,沒關係。」

「總..總...總裁,那...那個..我不是故意的..」越講越小聲,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低著頭。

「我知道,沒關係,我把窗簾拉起來了,別怕。」看著他頭越低越下去,不禁笑了出來。一聽到他的笑聲不禁紅通了臉「那..那個總裁找我有事?」好不容易抬起頭望向眼前的男人,眼前的人有著天生吸引眾人目光的外表,深邃的五官透著混血兒的氣息,看著金色的眼瞳有種被看透的感覺,相比之下自己就是平平凡凡。看著眼前的人兒望這自己發愣不禁好笑,傾身在耳邊低語「怎麼了?突然呆掉了?恩?」「那...那那那...」臉更紅了,彷彿要滴血似的。

「我叫魏晨。」魏晨發現看他結巴臉紅的樣子自己心情突然變得很好。

「魏總裁。」低著頭小小聲叫了聲。

「恩。」

「魏總裁找我有事情是不?」怯怯得抬起頭問。

「恩,我剛剛聽到一通電話的內容,你要猜猜看嗎?」魏晨坐在沐以楠旁,手撐著頰,翹著腳,靠在沙發上,微笑著問。

「電話內容...?」有種不安從心裡頭湧上。

「恩,是營銷部的員工簡愛琴貌似在提醒一位同事時間的電話。」聽完魏晨的話,沐以楠臉唰的一下變白。「我...」

「我也不是要處罰你或扣你薪水放心,當然也不會當作什麼事都沒有放過你是不是?」

「恩...」好險薪水還在,沐以楠鬆了口氣。看到他放鬆的樣子不知道該哭還該笑「你就那麼怕被扣薪?」

「呃...因為...要有錢才能買東西給小朋友阿...」以楠呢喃著。

「什麼?」因為太小聲剛剛魏晨沒注意聽到。

「沒什麼...」剛剛沒被聽到吧?希望沒有被聽到。

「哦?」魏晨突然靠近問

「真的啦!!」推了推眼前的總裁。

「希望以後你能準時上班,我不希望在我的公司裡還有不守時的員工,你做得到嗎?今天的事我也不希望再發生了。」

「實在抱歉。」以楠站起身,彎了彎腰道歉。「以後我會注意的。」

「恩我會注意你的表現的。」當然還有你。魏晨微微笑著說。

「那總裁沒有事的話我先出去不打擾您了。」

「不休息下嗎?」

「不用了,已經好很多了,謝謝您了。」說完就出去了。出了門臉微微的泛紅,想什麼呢?不可能的,以楠想著。

看著他走出,魏晨瞇起那雙勾人的眼眸,不知道在計畫著什麼。

「你看上他了?」剛關上的門不會兒又被推開,走進來的程岩看到他瞇起眼出口問道。

「他很單純,也很可愛。」

「真是稀奇,傳說中的移動冰山第一個看上的人竟然是個如此平凡的人?」程岩難得出聲揶揄著。

「哦?」魏晨挑了挑眉。「平凡不好嗎?」

「......」這佔有慾真是另人不敢恭維阿,程岩在心裡感嘆。

「你打算調他上來嗎?」

「不,讓他在原本的地方就好。」他是商人,對於要得到的東西可是很有耐心的。

「了解了。」

魏晨慵懶的靠在辦公椅上,手指輕敲著桌面,嘴角輕輕上揚,不知道在計劃著什麼。


 

「楠楠,上次的計劃案還有些地方要修改,進來一下」

「阿?好的。」

楠楠?下樓巡視的程岩聽到這暱稱不禁皺緊眉頭,好像聽到了不得了的稱呼呢!!慢步走去,發現沐以楠正與營銷部部長方怡討論企畫書的修改,所以剛那聲楠楠是方怡喊的?程岩為這想法開始冒冷汗,要不要報告阿?這小妮子...唉...一邊思考著到底要不要報告一

邊往方怡的辦公室走去,敲了敲敞開的門

''叩叩''

聽到敲門聲,以楠和方怡從文件中抬起頭,方怡看到來人皺了皺眉頭。「楠楠,你先想一下我們剛剛討論的東西,待會兒還有疑問再來問我好嗎?」

「我知道了,謝謝方姐」說完便退了出去,經過程岩不自覺的低了低頭,順手關上了門。

「你找我有事?還是"他"找我有事?」

「我想我們找你都有事。」程岩笑了笑回答。

「我來猜猜?移動冰山看上我們楠楠了?」

「貌似是看上了」

「什麼?!!」亂掰的方怡完全沒想過竟然讓自己一猜就中。「你說的是我那人稱移動冰山的表哥沒錯吧?」

「恩,魏晨看上沐以楠了。」

方怡睜大眼睛,無法置信。

程岩坐在沙發上把眼鏡拿下,按按自己發痠的太陽穴。「唉...」

「所以你來找我是要調走他?」

「不,只是問問有關他的事。」

「關於他,我知道的也不多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