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以楠,性別男,身高172公分,體重55公斤,生日1989年7月27號獅子座,皮膚白皙,黑髮黑眼,視力良好,家境普通,聽說是孤兒被春天孤兒院的院長沐建文收養,畢業於M大,是本市第三學府,在校成績中等,因為清秀的外表,人緣很好,聽說有許多追求者男女皆有,就連現在部上也有許多愛慕者...呃...」程岩突然覺得空氣中的冷分子正快速的增加,眼前的男人動作依然不變,手撐在椅的扶手上撐著下巴,透著慵懶的氣質,卻另人發顫。「繼續。」簡潔有力的兩個字,程岩有種被凍傷的幻覺。

「呃..是...進入公司已有1年的時間,這是他第二個工作,上個工作是在簡易貿易公司,算是小公司。」

「為何離職?」

「因為...恩...受到上司的特別”照顧”..」

「誰?」

「一位名做王南億的部門經理,聽說他有個人特殊癖好,常常意圖要把人強行..那個...但貌似都未遂,沒有得逞,總裁打算..?」

「既然他那麼喜歡姦人,那就讓他被姦吧。簡易貿易的總裁很有商業頭腦,他不會放任他的部下這樣下去,讓他輾轉知道這件事。」魏晨敲著桌子冷淡的說著。

「是。」

「繼續。」

「進入公司後就被分到營銷部門,也就是方怡的部門,因為他的隨和好個性讓大家都很喜歡他,員工都待他如弟弟,很少叫本名,自從方怡開始稱呼他楠楠時,部門的員工基本上就都這樣稱呼了。有關懼高症的部份,找不到任何線索,還是要去問本人?」

「不用。把方怡叫上來。」魏晨嘴角揚起冷冽的弧度,眼睛透著玩味的光茫。

「知道了。」程岩在心裡為方怡默哀3秒鐘。

「怎麼一直找我?剛剛不是才剛找過?你們兩個不能一次全講完嗎?」 方怡坐在總裁辦公室裡的沙發翹著腳問,她現在非常的不爽。但是有人比他更不爽。

「我有說你可以坐下了嗎?」魏晨冷冷的出聲。

「表..表哥」那冷到掉渣的聲音讓方怡有種被冷凍的錯覺,嚇得她趕緊站了起來,漸漸地向門口退去。

「你可以在後退一點。」魏晨手撐著下巴,眼神玩味的看著她。

「不是吧?表哥,我最近惹到你了?」方怡退到程岩身邊,無奈地問著他「我惹到他了?」

「你等等就知道了。」程岩推了推眼鏡,默默地說。轉身就要離開那低氣壓中心。

「程岩你留下來。」魏晨露出魅惑的笑容,把程岩釘在位置上,不敢再亂動。看到落跑失敗的程岩,方怡不禁竊笑,誰叫你那麼沒義氣,眼神如是說。

「是。」聲音聽起來倒是挺平靜,但內心卻在咆哮,你不爽方怡幹嘛也要把我拖下水阿!!!!

「該不會是因為楠楠吧?」方怡驚訝了。

「我勸你最好....」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不會吧?才見過一次面講過一次話表哥就被我們家楠楠擄獲冰心了?」方怡徹底驚嚇了,完全忘記自己身在何處,自顧自地說了起來。「原來我們家楠楠這麼厲害。」方怡感嘆。

「你說誰是你們家的?」

「當然是可愛的楠..呃...表哥..」回過神的方怡這才發現自己講錯話了。「其實我是說我們家未來的表大嫂,表哥聽錯了。」

「你的意思是我耳朵有問題?」魏晨挑眉問,聲音陰冷的問著。

「當然不是,怎麼敢。我很期待楠楠可以當我的表大嫂的!!」方怡覺得自己冷汗狂流,後背似乎濕了一大片。

「楠楠?」

「這..這因為叫習慣了,楠楠也沒說什麼所以大家都這樣叫了...表哥不會是想....」方怡瞪大眼睛,今天的驚嚇程度百分之百。

「全部改掉。」

「改?我的天,我們部門有多少人啊!!」方怡已經接近歇斯底里狀態,光想到大家的疑問她就快要崩潰了。

「你自己的問題。」魏晨沒有覺得這件事有何困難,一點愧疚感也沒有。

「能改什麼?大家會問的。」方怡欲哭無淚。

「自己的部門自己管理好,改什麼不需要我教你吧?難不成你退化了?」魏晨聲音裡透著一股不耐,眼睛望著方怡。方怡看到,很明顯的明白眼裡的意思是你可以離開了,在看不懂她就是沒腦子了。方怡出去後,魏晨斂起笑容。

「總裁,確定不把沐以楠調上來做助理?」程岩再一次確認。

「不用,讓他在原本的位置就好,讓方怡多照顧他就好。」魏晨閉著眼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