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楠!!」隔天下班時,方怡叫住以楠。

「方怡姊叫我?」以楠一臉疑惑的看著方怡,

「不然辦公室裡還有誰叫以楠?」方怡好笑的看著沐以楠。

「咦?方部長怎麼改叫法了?」大家看著方怡,以楠也很疑惑地望著方怡,方怡被看到渾身起雞皮疙瘩「沒有拉,我就突然想到如果以楠以後交....男朋友,我們還這樣叫好像不太合適阿...」

「男朋友?楠楠你是....嗎?」簡愛琴耳尖聽到方怡話裡得驚語,眼睛瞬間亮了起來回頭望著以楠。

「我...我...」以楠臉瞬間刷白,雙手微微顫抖「我..我...」我了半天我不出個所以然來「方怡姊你...你不是有事找我嗎...?」以楠害怕回頭會看到他家眼中的厭惡,背著背包快步走向方怡面前拉著他進了辦公室。

「方怡姊,你怎麼就這樣講出來!!」以楠一想到等等出去有可能要面對大家的厭惡唾棄,不禁紅了眼眶。

「以..以楠..」看著眼眶微紅得以楠,方怡有點慌亂了「大家都不會因為這樣討厭你,或是對你三言兩語的,不要哭不要哭..」完蛋了,要是讓表哥知道我這顆頭不知道還可不可以保住,老天是故意完我吧?方怡默默在心裏對上天筆了中指。

「方怡。」該死!!竟然是程岩,下班時間他來幹嘛?希望他那表哥是留在上面,方怡突然後悔剛剛對上天比中指。

程岩推門進來看到以楠也在裡面,不禁露出疑惑,看到以楠微紅的眼睛,程岩不禁頓了頓「方怡...」程岩給方怡使了使眼色。

「方怡,」冰冷的聲音在方怡很邊響起,不用抬頭方怡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空氣中的冷分子快速增加,以楠顫了顫,方怡空調怎麼調這麼低?以楠心想「方怡姊你冷氣調...」好低。回頭正要跟方怡說冷氣轉高點,就看到門外多了兩個人。

「魏總裁?程秘書?」以楠疑惑的看著他們,他們什麼時候進來的?

魏晨看到以楠依舊微微發紅的眼睛,臉色也有些發白,魏晨原本糟糕的心情更差了「方怡,原來你說的照顧是這樣?」

「表哥..我..」方怡看到魏晨的臉更黑了,結結巴巴地想要解釋,卻說不出什麼。

「回去再收拾你,滾。」程岩聽到魏晨的口氣,一驚,趕緊拉著方移出去並關上了門。

「以楠,」魏晨輕輕地換著面前少年的名字,伸手將以楠攬入自己懷中,感覺到了少年在自己懷中震了震「總..總裁?」以楠臉靠在魏晨的胸膛驚訝的問「您怎麼..會突然出現?」溫熱的身軀貼著自己的臉頰,以楠覺得自己的心跳好像要跳出來似得,臉頰也燙燙的,剛剛明明空調還很冷,怎麼一下子變得那麼熱?不過這樣好溫暖,要是這懷抱是自己的該有多好,以楠被自己的想法給嚇到了,想什麼呢...你才跟總裁講不到三次畫而已,竟然會有這種想法?!對方可是一家跨國集團的總裁,怎麼可能看上自己呢,不,自己是跟堆方一樣的男生,光這點就不可能了,以楠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些。

「不加敬語比較好呢..」魏晨在耳邊低喃,熱氣俯過以楠耳邊,有點癢癢的讓以楠抖了抖「什麼?」以楠疑惑的問。

「剛剛怎麼哭了?」魏晨笑著問,沒有回答以楠的問題。

「我才沒有哭呢!!」以楠小小聲的呢喃。

「眼眶都還紅著,睜眼說瞎話。」魏晨好笑的說道「是方怡訓了你一頓?還是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呢?」

「跟方怡姊沒關係的」以楠搖了搖頭「是我自己本身的問題...」以楠頭越說越低,到最後把整顆頭都埋在魏晨的懷裡了。聽著那親兒有利的心跳聲,沉穩的聲音,清香的味道充滿嗅覺,有種令人安心的感覺,想到這裡好不容易退去的粉色肌膚又紅了回來。

看著懷中耳朵通紅的樣子,忍俊不俊笑了出來,明明才認識不到3天,卻深深地被眼前的少年吸引,要說他有什麼過人之處也沒有,可是那張容易紅通通的臉看著就覺得很可愛,還是慢慢來吧,不急,我們有很多時間,身為商人,對於自己的獵物可是很有耐心的,魏晨緩緩地放開手。

「總裁再見。」感覺的還住自己的雙臂鬆開了,以楠拿了包包就跑了出去。看著以楠慌張的背影,魏晨覺得剛剛那陰沉的心情好了許多。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只有你敢在兩天內惹火魏晨兩次!!兩次!!!」程岩覺得自己開始頭痛了。

「我哪知道他突然哭了..我真的不知道大家不知道..我以為..」

「你以為..」

「知道什麼?」魏晨一進家門,就聽到方怡說的話。

聽到魏晨的聲音方怡覺得自己背後濕了一大片,開始冒冷汗「表哥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

「我問你知道什麼?」魏晨沒有笨到去相信以楠說的不官方怡的事,一定是方怡說了什麼才會這樣。

看到魏晨陰沉的臉,方怡慢慢道出整件事情的經過,聽完整件事,連程岩的臉都黑了,更不要說魏晨了,冷到快要把人給結凍,魏晨微微揚起嘴角,像惡魔一樣的聲音在方怡耳邊響起「南美地區的開發區最近少一個主管。」

方怡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表哥,我去了沒人照顧以楠阿!!」

「今天的事讓我有充分理由認為你並不適任。」魏晨冰冷的說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有差?」魏晨不悅的挑了挑眉。

「我..」

「回你家去,不送」

方怡就這樣被程岩拉出了魏晨家「八字還沒一撇佔有慾就已經那麼恐怖了,那吃到手還得了。」方怡小小聲地抱怨搖了搖頭。

「魏晨應該不會那麼狠調走你的。」程岩拍拍方怡的肩膀,轉身準備回去。

「那可不一定喔..」方怡苦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