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建文。」一道渾厚的聲音在沐建文的背後響起,聲音中帶著薄怒。

   聽到聲音,沐建文身子不禁抖了一下,抬起頭,臉上佈滿了驚訝的表情,一瞬間轉為恐懼、憤怒「雷臨淵!」

  「哥?這位是...?」以楠停下手邊得工作疑惑地望著門外的人士,被稱作雷臨淵的男人,身上的西裝看起來價值不斐,在他身上勾勒出壯碩得身材,雖然帶著一副墨鏡,卻檔不住這人很帥的想法,高挺的鼻子,讓人好奇那副眼鏡下的眼睛是如何。

  「你怎麼找到這裏來的?滾出去!」沐建文無法克制自己站的他吼著。

  「查的。」雷臨淵拿下墨鏡靜靜的看著他,緩緩地吐出兩個字。

  「查?你查我?說的也是呢,以雷家的勢力來說,一個孤兒院院長這身分並不怎麼難查吧?尤其還是我這種高攀的人。」沐建文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以楠露出吃驚的樣子,是那個黑道世家的那個雷家嗎?以楠看著眼前的人,他的眼睛給人一種很寒冷的氣息,有點壓迫人。不會吧?應該不會是那個雷家吧?

  「你出去!滾!」沐建文紅著眼眶指著門口「我不想再看到你!」

   聽到沐建文的話,雷臨淵挑了挑眉,卻沒有任何動作。

  「呃...哥...?」卡在中間的沐以楠有點尷尬地喚著她哥。

  「沒事。等等小愛會來幫我們,不然我們的蛋糕要開天窗了。」沐建文笑著說,可是眼中的黯淡讓他的微笑顯得有些蒼涼。

  「小愛姐?這麼快?」沐以楠沒有再去探究他跟雷臨淵的關係。

  「那丫頭可能又翹班了。」沐建文想。

  「爸爸!又有人來了!」 思瑩又跑了進來。

  「怎麼一直有人?是誰呢?」沐建文開口問道。

  「阿!小愛阿姨!」早一步看到人的小城叫出聲來。

  「臭小鬼!你說誰是阿姨?你叫以楠哥哥怎麼就叫我阿姨而不是姊姊了?」簡愛琴恨恨地捏著成武的臉頰,眼角撇到一個陌生的人「咦?這是...?」簡愛琴放過成武的臉,疑惑地盯著雷臨淵的臉看著,有幾分探究。

  「怎麼這麼眼熟?...」簡愛琴眼珠子轉了轉,在腦中搜尋看過的面孔,過沒多久,簡愛琴驚嚇的轉過頭望著沐以楠指著雷臨淵說「這是...雷...雷臨淵?不會吧!」簡愛琴無法掩飾這震驚的消息,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沐以楠。

  「不知道耶!你要問我哥,不是我問我。」以楠搖頭。

  「建文哥?」簡愛琴轉頭望向沐建文「這是雷臨淵吧?對吧?」

  「恩。」沐建文悶聲道。沒有多作解釋繼續自己手上的工作。

  「那...那...那他是建文哥的男朋友?」簡愛琴靠著自己腐女的特質問出問題,依她的經驗,她可以秀出他們之間有不一樣的情愫在。

  「哥?雷臨淵是你男朋友?怎麼沒聽你說過?」以楠意外地問。

  「不是。」

  「是。」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沐以楠和簡愛琴哭笑不得,這樣到底是是還不是阿?沐以楠望向哥哥,又望向雷臨淵。前者說不是,後者說是,這...這怎麼處理?

  「是?不是?」簡愛琴望向沐建文,又轉頭看著雷臨淵。頓時覺得有些好笑,建文哥這樣就像鬧脾氣的小孩似的。

  「是。」雷臨淵不容置喙的聲音響起,帶著強硬的態度,另兩人無法反駁。

  「絕對不是!」沐建文紅著眼,抄起手邊的鋼碗丟了過去。

  「哥!」沐以楠看到飛出去的鋼碗出聲喊道。好在雷臨淵身手矯健,往旁邊一閃,鋼碗落了空,砸到了牆壁落了下來。看著掉落在一旁的鋼碗,雷臨淵瞇起眼,他到底在鬧什麼彆扭?

  「滾出去!」沐建文轉眼又要隨手拿東西起來砸了「馬上滾出去!」

  「哥?到底是什麼事?」沐以楠擔心的問。所有小朋友也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愣愣地看這自家爸爸和黑黑的不明人士。

  「不要理他。」

  「哥不想和他談談嗎?」沐以楠看著沐建文問。

  「沒必要...」沐建文打著奶油呢喃著。

   沐以楠安靜地看著哥哥,突然出言道「哥,我們鬆餅不用加鹽水的。」

   沐建文猛然抬頭,看到自家弟弟正在幫藍琦脫模,彷彿剛剛出聲的不是他一般。鹽水?往臉上一抹,果真有水跡,沐建文趕緊往身上一抹,假裝沒這事。可是眼力的雷臨淵怎麼可能沒看到?他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沐建文,而且剛剛沐以楠說那麼大聲就是故意要他聽到的吧?隨著沐建文眼角的淚珠悄悄得滑落,雷臨淵走向前抓住了對方的手。又瘦了。這是雷臨淵第一個反應,把他拉出料理台,抓著他的手腕準備離開。

  「你放開我!」沐建文掙扎的甩著手,可是怎麼也拚不過對方的力氣,只好被人連拖帶抱著走出了廚房。

  廚房裡的沐以楠倒是沒有露出太擔心的臉色,反倒是簡愛琴一臉擔憂地看著門外。

  「難道你不擔心嗎?以楠?」

  「不會呀!這樣很好啊!這樣哥哥也有伴了。」沐以楠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意味深長地看著門外。

  「...說的也是。」只不過這伴真是特別厲害呀。簡愛琴在心中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