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醒醒。」魏晨親親沐以楠的額頭。

 「呵阿恩...晨...」沐以楠打了呵欠,翻身把自己埋進魏晨胸口。

 「快起來了。」魏晨無奈的揉了揉沐以楠的頭「你忘記今天有社區運動會了?」

 「對齁...」沐以楠坐了起來,揉了揉還沒完全張開的眼睛「第一個好像是早晨健康操?」

 「恩。」魏晨從床起來,走到衣櫃前拿起衣服遞給沐以楠「快起來刷牙洗臉了。」

 「現在還好早...你今天有...」

 「涅羅歌!妳到底在搞什麼鬼?不會煎蛋就別殘害食物!」一陣爆吼從廚房傳來打斷了沐以楠的話。

 「那是...賽門?」沐以楠睜大眼睛看著魏晨,手指著門。

 「恩。」魏晨不悅的皺起眉頭。一大早叫什麼叫?

 「精神真好。」以楠拿起衣服穿上。

 「恩,要吃什麼嗎?」魏晨走到床邊,把身子向前傾親了親沐以楠嘴角。

 「唔...沒有...」沐以楠微微紅了耳尖「我們出去吧。」

 「恩。」魏晨牽起了木以楠走了出去。

 「你這個混蛋!」兩個人才剛從臥室走出就聽見了另一聲怒吼,從同一個嘴巴發出來的。

 「他是哪根筋不對?」魏晨的眉頭才剛松下又皺了起來。

 「這樣很好阿!才有朝氣嘛!」沐以楠與魏晨面對面站著,手摸著魏晨皺起的額頭。

 「恩。」魏晨把在自己臉上作怪的手抓了下來握著。

走進廚房就看到滿目瘡痍的鍋具和碗盤。

 「這是...被炸到嗎?」沐以楠有些傻眼的看著眼前的慘況。

 「都是她。」賽門聽到沐以楠的聲音馬上回頭,指著涅羅歌「她說她想煎蛋。」

 「只是要煎蛋而已嗎?」沐以楠覺得自己有點消化不了這震驚的消息「原來煎蛋可以把這些東西炸成這樣...」

 「以楠!你一定要幫我阿!」賽門激動的握著以楠的手「我不想吃那種東西阿!」

 「放開你的手。」魏晨剛剛因為賽門大叫就已經有些不爽了,現在又看到賽門動手動腳的,整個怒氣又更上一層。

 「晨?」沐以楠困惑的看著魏晨,手拉著魏晨的衣角。

 「連碰都不讓碰?是有沒有那麼霸道啊!」賽門不滿的嘟噥著。

 「斯洛亞呢?她還沒起床嗎?」沐以楠環視一圈沒找到她的人影問道。

 「好像還在睡的樣子。」賽門跟著看了一圈。「跟豬一樣。」

 「今天早上你叫成那樣,她還不醒的確是豬了。」涅羅歌在火爐前皺著眉冷冷插話。

 「還不是你要煮那種黑呼呼的東西!煮也就算了!還硬要塞進別人嘴巴!」賽門又開嗓大罵。「以楠你一定要救救我的胃!它快被烏漆抹黑的荷包蛋給浪費了啦!」賽門哭喪著臉看著沐以楠,眼睛巴巴的盯著他,希望他快去接手廚師的任務。

 「可是今天打算出去吃的耶!」沐以楠有些為難的看著賽門。他已經答應魏晨今天出去吃的,所以...

 「在家吃健康多了,為何要出去吃?」賽門有些疑惑。

 「因為...」沐以楠正要回答。

 「因為在家煮的都被一群豬給吃完了,還吃什麼?」魏晨代替沐以楠回答了問題。

 「呃...嘿嘿...」賽門難得懂了魏晨的話,面紅的抓了抓頭上的金絲。「這也沒辦法阿!以楠煮的太好吃了。」

 「少廢話!今天不是那什麼運動會的嗎?」涅羅歌放棄了眼前的鍋碗瓢盆,黑鴉鴉一片讓沐以楠有些無言。

 「去把斯洛亞叫醒吧?今天出去吃好了,然後就直接去社區運動會場吧?」沐以楠建議,畢竟那一堆雜物實在也無法用了。

 「喔好!斯洛亞!斯洛亞起瘡...咳咳...床了!」賽門就著廚房門口對著斯洛亞房間方向大喊。過於用力導致喊到床時破了音。

 「哈哈哈哈哈哈!沒事喊那麼大聲破音了齁?!哈哈哈哈哈哈。」涅羅歌很不給面子的捧腹大笑。連沐以楠跟魏晨也都抖動著肩膀有些忍俊不禁。「你可以去她房間口敲門的。這樣比較有效,也不用那麼用力的大吼。」沐以楠輕笑著。

 「你...你們...」賽門被他們笑的臉都快冒煙了,講話結結巴巴的,這下好了,人還沒醒音就破了,臉都丟光了。「沒臉見人了啦!好丟臉。」賽門抱著頭哀嚎。

 「本來就常丟人獻眼了,哪差這次。」魏晨在一旁出言刺激。

 「不要這樣說啦!晨!」沐以楠看著魏晨,口氣帶著些許的不贊同。

 「恩。」魏晨點了點頭。

 「快去把斯洛亞叫醒吧?」沐以楠看向賽門。

 「好。」賽門起身走向斯洛亞大房門,伸手在房門上用力敲了敲,「斯洛亞!妳這隻豬!今天早上要參加該死的運動會!再不起床就要吃涅羅歌煮的黑東西了!」賽門對著門吼著。果然一聽到"涅羅歌煮的"房門馬上就打開了。

 「我不要吃涅羅歌煮的!」一顆枕頭從裡面飛了出來,賽門緊急向右側身閃開,不偏不倚的砸中涅羅歌的臉。枕頭從涅羅歌的臉上滑落,在枕頭底下的是已經黑的不能在黑的臉。「涅羅歌...我...我對不起!我只是想要打賽門的!真的!我...我」斯洛亞待看清的被砸中的人後,整個人都傻住了。

 「我知道!」涅羅歌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枕頭,又把頭轉向賽門,「你沒事好好的站在那邊被砸就好,閃什麼閃?」一臉慍怒的看著賽門,眼睛都快冒出火光了。

 「那個...都起床了?那我們出門吧?」沐以楠站在旁邊輕聲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顗晨 的頭像
顗晨

平凡。

顗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